通版阅读请点击:
展开通版
收缩通版
当前版:04版
发布日期:
三读《白鹿原》
  丁雷
  不知不觉,陈忠实先生离开心爱的读者,已经整整一年了。从学生时代开始,我曾经三次拜读《白鹿原》,每次阅读都有焕然一新的感受和不尽相同的领悟,深感其包罗万象与意味深长。
  我在学校读书时,同窗从图书馆借来《白鹿原》,简单翻阅之后便束之高阁,撂下一句“看半天媳妇全都被克死了,都是你们陕西方言,实在看不下去”。书非借不能读也,我借来小说大快朵颐。陈忠实先生通过白鹿原上的故事,以及各色人等在历史洪流中跌宕起伏的命运折射出二十世纪上半叶,旧中国乡村的历史大变迁。特别是主人公白嘉轩作为民族传统价值观的“卫道士”,“仁、义、礼、智、信”的集大成者,无论对待亲人、族人、长工,始终坚持一名乡绅的价值判断和行为标准,让人击节赞叹。他在发现长子白孝文与田小娥偷情后果断与其分家,在田小娥死后瘟疫盛行时主持修建镇妖塔捍卫着他心中“德”的神圣,与自家长工鹿三情如手足并要求孝文认其为干爹诠释了他为人的质朴,与“宿敌”鹿子霖一笑泯恩仇展现了他的非凡气度。白嘉轩的人生苦难史、心灵苦难史生动再现了那一代传统乡绅的极度痛苦与煎熬。时代变迁下,捍卫封建价值观的“白嘉轩”们该何去何从是陈老留给后人思考的深刻命题。
  2012年,《白鹿原》被搬上银屏,观影后我总觉得少了重要内容,这促成了我与小说《白鹿原》的第二次亲密接触,我认为电影中没有朱先生是一大败笔。朱先生的原型取自关中大儒牛兆濂,牛先生钻研程朱理学,苦修学问,为人师表,辛亥革命后清兵闯关,先生单刀赴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避免了关中大地生灵涂炭;大饥荒时期为民请命,说服官府开仓赈灾;日寇入侵时,通电全国身体力行,赴前线抗战。在小说中,朱先生是那个时代的乡土“圣人”。他胸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以自己的责任与担当赢得了世人的尊敬。他有苦难言,当他满腔热血以身许国的时候,反而成了舆论利用的工具,这显然是那个时代的荒谬与尴尬。在传统秩序难以维系,社会动荡的时代背景下,是“冥顽不化”固守阵地还是“俯首帖耳”顺势而为,知识分子应该怎样作为?这个问题,不仅出给了“朱先生”,也出给了今天的我们。
  第三次拜读《白鹿原》颇有些偶然。前些时日,在北京公差,抽空来到北京图书大厦,无意中听到一位年轻的妈妈向儿子介绍《白鹿原》,建议儿子假期仔细品读,再次引起了我对《白鹿原》的关注。于是我怀着一颗敬畏而虔诚的真心,再次拜读。掩卷遐思,历来被人唾弃的田小娥的悲惨命运真的是自作自受?鹿兆鹏原配、名医冷大夫的闺女为了立一块贞节牌坊一辈子守活寡相比田小娥是幸运还是悲哀?黑娃在兆鹏劝说下投身革命,后又不得已成了“山大王”,不喜阅读,却缘何成了朱先生最得真传的弟子?不孝子白孝文偷情被逐,放浪形骸之后又浪子回头,改换门庭究竟是应该被称道还是被唾骂?
  陈先生有自己对世道人心的独特洞察,他没有在作品中直白表达自己的理解,这正是伟大作家的高明之处。“沧海桑田世事巨变,人世无常大道至简”,也许这正是大师想告诉我的。

版权所有:西安交通大学 陕ICP备05001571号 技术支持:锦华科技